迪士尼也扛不住了
点击率:576 日期:2020年04月20日 编辑:管理员 展会相关图片

图文来源 | 执惠

原文作者 | Ethan迪士尼也扛不住疫情冲击了,众高管规模减薪。据外媒报道,受疫情影响,迪士尼执行董事长鲍勃·伊格放弃自己的薪酬,新任CEO鲍勃·查贝克则减薪50%,而其他迪士尼高管也有20%-30%不等的减薪。

接下来,迪士尼的止损举措预计还将有更多。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目前为部分开放状态,美国的迪士尼闭园后前景未明每天数亿美元的损失,时时冲击着这个巨头。而环球影城、六旗娱乐和海洋世界等,亦不乐观。包括中国在内全球范围的主题公园,整体还处于“阴霾”中。室内、重体验、人员聚集等,使得主题公园在恢复先机等方面受制,其将有相对更漫长的复苏周期,而这背后一些深层次的产业变化与变革,也在发生。

主题公园,如何自救?



迪士尼也难了

众高管规模降薪,给迪士尼省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其中迪士尼执行董事长鲍勃·伊格2019财年的收入为4750万美元,在2018财年更是高达6560万美元

新任CEO鲍勃·查贝克的基本工资为250万美元,另有资格获得绩效奖金,包括750万美元的年度目标奖金和1500万美元的年度股权长期紧贴。哪些薪酬将减掉50%,尚不明晰。

迪士尼目前已受损严重,早在2月初,迪士尼就曾公布香港和上海迪士尼乐园关停2个月损失将达2.8亿美元(营业利润),分别为1.45亿美元、1.35亿美元

迪士尼在美国的乐园(度假区)受创更严重,3月15日其关闭了美国两家主题公园和大部分酒店业务。媒体曾有简单测算,若美国迪士尼乐园关闭2个月,门票损失在10亿美元左右,连带的酒店住宿和商品收入损失则可能达到16亿美元。当前美国已是全球疫情风暴眼,且未到最高峰,迪士尼开园第二季度开园的概率不大,纵然开园,游客量也很不乐观。

业务大盘停摆,对迪士尼带来一个较庞大的链条全环节巨大冲击,压力不小。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对执惠表示,迪士尼乐园的经营成本高,高管降薪是一个对董事会和股东等的表态,下一步不排除对其他各层次的管理者采取降薪举措。

此前有消息称,迪士尼曾对停摆后的员工工资状况作出声明,包括迪士尼公司自从关闭游乐园以来一直在给演职人员们支付薪水,在目前危机形式变得复杂的情况下,其决定继续为那些领取时薪的演职人员们支付薪水,直到4月18日。

结合疫情走向,4月18日后这些薪水的发放,不乐观。迪士尼的止损举措预计将有更多。

黑天鹅下,难有独善其身者。

3月26日,加州环球影城和佛罗里达环球影城宣布将乐园重新开业日期从第一次公布的3月28日和3月31日延至4月19日。随着疫情在美国蔓延势头猛增,环球影城这个预计开业日期有点乐观,不排除再次延迟的可能性。

3月31日,六旗娱乐宣布延迟开放美国、加拿大及墨西哥主题公园至5月中旬,并称这一日期有可能继续延后。

而世界最大海洋主题公园海洋世界也宣布,自4月1日起90%员工停薪休假,涉及4700名全职员工和1.2万名兼职员工。海洋世界称这些员工可以在公园重新开业之前向政府领取失业保险金。

早在3月16日,海洋世界继迪士尼、环球影城之后宣布关闭其所有乐园。其3月27日提交给证交所资料显示,海洋世界员工收到通知后除领取3月份一部分工资外,四月闭园期间不再发放工资。

J.R 摩根分析称,闭园给海洋世界带来2.23亿美元营收损失,游客量预计减少300万人次,公司已将2260万人次目标调整为1960万人次。

此外,荷兰最大主题公园艾弗特林近日向政府寻求帮助支付3300名员工工资。为应对疫情进一步蔓延,公司已停业两周,担心闭园日期会在原定4月6日基础上再次延长。该公司称,艾弗特林原来每天平均营收额大约50万欧元。但疫情下,收入基本归零。



被压缩的暑期、未知的国庆

中国主题公园的局势相对乐观一些,诸如华强方特等已部分开园,并筹划更多开园,但海昌海洋公园在开园10天后再次闭园,也说明疫情防控形势依然还较为紧张,尤在输入病例处于上升境况中,这对上海迪士尼来说亦非好消息。

今年一季度主题公园的境况已无需多言,而马上开始的第二季度也不容乐观。

林焕杰认为,目前全国只有少数省份将疫情防控应急相应等级降到三级,多数还是一级或二级,前者的主题公园较少,后者较多或较密集,比如上海、浙江、江苏、广东等地,这导致相对较早或较快开园的主题公园不会很多。

另对比一些自然类景区,或开放空间较大的人文景区等项目,主题公园由于空间较封闭,体验项目主要在室内,人员聚集等属性,其大面积开园时间整体将较为滞后,在迎客的先机、体量及消费需求释放承接等方面,都更受制约,复苏不易,恢复期将更长。

如果国内疫情局势持续向好,第三、四季度相对较有期待,其中暑期和国庆两个高峰期势在必争。国庆将如何目前尚难预判,但暑期却是大概率“缩水”了。

今天教育部发布公告称,2020年高考延期一个月,7月7日至8日举行。这意味着留给高考生的暑期减少一个月,缩短主题公园的有效运营高峰期。

不过这些客群的七八月高峰期基本还是保住了,但大学生,尤其是小学生和中学生的暑期存在不确定性。近期,四川、广东、山东和陕西等多地发布复课通知,要求学校以减少周末时间、缩短暑假时间来弥补学生们因疫情落下的功课。晴天一霹雳,预计今年暑期的亲子游(尤其是长距离亲子游)消费空间同比将压缩不少。

林焕杰预估,暑期可能占到主题公园年营收的四分之一左右。主题公园的营收高峰点主要在春节、暑期和国庆。但这也是痛点所在。他表示,国内运营较好的主题公园的区域位置比较好(比如在上海、杭州等市内较好位置),本地游客较多,拥有比较好的常态化游客,但位置相对较偏的主题公园,游客主要集中在春节、暑期和国庆黄金周,扎堆及淡旺季更明显。

这就导致后一类主题公园在资源挤兑方面矛盾更突出,风险集中在有限的几个时间点,难做更多的风险平摊,遇到上述暑期状况,可抓住的复苏机遇期受制。

林焕杰还预估,今年国内主题公园客流量可能只有去年同期的40%左右。

更长远看,暑期出游消费高峰期的效果打折,导致对不少主题公园藉此回血,抗御更多风险的能力下降,今年内的生存发展面临更多难题。

第四季度基本仰赖国庆黄金周,前景未知。“我估计(客流)能达到去年同期的60%,就算不错了。”林焕杰说,国内主题公园要恢复到以前一样,从疫情正式宣布结束后,起码还要一年时间。

深层次的变革静悄悄?

主题公园重体验、室内娱乐等属性,与防疫要求、消费者的防疫安全心理之间的冲突;国内游尤其是周边游本地游的市场机会、客群变化,以及较为漫长的恢复复苏期等,对主题公园领域,都将带来潜移默化或明眼可见的影响和变化。林焕杰认为,主题公园在2020年的发展预计将举步维艰,同时,接下来主题公园产业链的上下游,比如上游的创意设计、策划规划,下游的建设开发、设备制造等各种主题公园配套的企业,将不同程度受到影响,如果不能有效应对,难免有倒闭风险。

他表示,主题公园领域新的投资可能会放缓或暂时取消,比如默林等巨头在本国或海外的投资速度会有影响,因投资后要考虑收回成本和盈利,但全球疫情还比较严重,况且有专家预判将来疫情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这意味着主题公园行业在一定时间里可能不会上升,而可能萎缩,对大型项目的投资者来说,也会更加慎重。

这种境况的可能性,也就连带导致产业链其他企业比如设备制造商、创意设计公司等,倒闭或转型。

疫情难免误伤,但抗击疫情也是行业优胜劣汰过程。

林焕杰认为,国际品牌与政府合作的主题公园生存下来应该没问题,但一些小而运营不善的主题公园,危机中可能被淘汰或转型。

同时,一些正在投资或计划今后投资的主题公园项目,可能在业态或娱乐体验模式方面做一些调整。游客已熟悉的强调参与式、互动性,结合声光电等高新技术的室内体验模式,可能会受到挑战,因为疫情后不少游客还会有对疫情病毒的害怕或恐慌心理。

此外,不少主题公园的营销策略也将应势而变。这里也分区域性主题公园、全国性主题公园。

仍然假设疫情局势一直向好,至少今年内的旅游增长点基本在国内游,且以周边游本地游为主,在第二季度应该较为明显,第三季度的跨区域(省市)的游客体量会走高。对区域性主题公园来说,所聚焦的客流基础没太大变化,但要解决从相对低频到相对高频消费的问题,对本地居民鼓励本地游,加强季卡、年卡等优惠措施推广;对周边城市,要更讲究联合协同,与目的地的政府、企事业单位、旅行社以及当地旅游项目等更多互动,产品与资源互惠,并尝试推出一些定制产品,推动定制精准消费等。

而对全国性主题公园,原来的客流构成是全国性客流(较低频)+区域性客流(相对高频),接下来后者将更为聚焦更被依赖,除了上述区域性主题公园的一些做法外,这类主题公园需要在既有产品结构基础上进行优化调整,增加客户黏性,提升高频度,同时适度提高产品串联的客单价,品质化是个办法。

下来,不少文旅项目及目的地政府,更多寻求串联互动、互惠引流提振消费等,应该是大概率事件,而主题公园一般为当地具有一定市场话语权的项目,这个机会怎么更好利用,需要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