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主题乐园 / 儿童游乐
曾经作为商场标配的儿童乐园缘何风光不再?
点击率:1035 日期:2018年12月29日 编辑:管理员 展会相关图片

 

最近,业内比较知名的儿童乐园“悠游堂”在杭州的4家门店其中已有过半歇业。


无独有偶,此前更是爆出了儿童乐园“悠游堂”北京店突然闭店。据相关媒体报道,北京门店关门一事还引发了“不少持有会员卡的顾客消费无门”“还被曝拖欠租金”“中途毁约”等问题。


此后,记者在大众点评上搜索“悠游堂”,杭州仅有的四家门店中有两家已歇业关闭,另一家暂停营业。这家曾在全国拥有300家门店的儿童乐园连锁企业似乎正在遭遇滑铁卢。


事实上,不仅是“悠游堂”,曾在杭州红极一时的儿童游乐区域也出现了退场或是面积缩水的情况。曾几何时,一度成为商场标配的综合性室内儿童乐园,这笔生意并非想象中那么美好。



30多万元投资室内儿童乐园只风光了两年

货车司机老黄三年前转行投资了小型室内游乐场。“每次去接孩子,孩子在幼儿园的滑梯上玩,都不愿回家。”在老黄的印象中,2015年的时候,杭州小型的游乐场还不多,于是在考虑了周边的人流以及消费人群之后,他将场馆选址定在了租金比较便宜的下沙。


场地租金每年20万,设备费用600元/平方米,主要包含蹦床、充气设备、滑梯等,再加上前期装修和宣传费,前后一共投了30多万元,2015年老黄如愿开出这家“百万球池”。

“我记得,我那家店应该是那个街区的第一家儿童乐园门店。当时我把门票定价为45元/次,月卡售价800元。那时接待散客日均收益就会有近2000元,加上预付卡的销售,第一个月的销售额就达到了8万元。之后,我还开设了饮品、零食等专区。粗略一算,每月净利润有7万-8万。”


在老黄的印象中,儿童乐园的经营曾为自己带来更多的收益,但是好景不长,2016年开始,有不少大品牌入驻商场,还引入了互动投影、赛车体验等“新玩意儿”。“明显从那个时候感觉到生意变得清淡,于是我又花了20多万元改造门店,购置了时下流行的设备,但也只是勉强维持生存。”


去年,老黄经历了场地租金三连涨,与此同时时下的儿童乐园又多了VR系列,这让老黄的生意更不好做了。今年7月,老黄最终还是抵不过压力将生意转手了。

行业面临洗牌,仅提供游乐设施很容易被淘汰

事实上,室内儿童乐园连锁品牌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记者搜索及走访调查发现,在2015年-2016年这一年里,杭州的室内游乐园与购物中心等商业设施开始大范围结合。专门面向儿童的运动游乐馆“哈你运动”进驻杭州城西银泰城;“马小龙主题乐园”开进滨江宝龙城;“爱乐游”接连入驻西湖文化广场、天虹购物中心和良渚文化村等地……如今,“哈你运动”湖滨店和城西店接连停业,在大众点评上,“爱乐游”西湖文化广场店和良渚文化店也已显示“歇业关闭”。


但在记者走访过程中,依然发现在不少品牌纷纷退潮的同时,还有不少新店入局——去年,“亚马逊王国”开进来福士广场,组合了多种益智的游艺设施,以及多类文化亲子类活动;今年,主打梦幻风格的杭州奈尔宝家庭中心在星光大道二期开业,成了热门的“网红打卡地”;主题儿童益智乐园“木马王国”已在杭州开了20多家门店等。

另外,带有娱乐设施的亲子餐厅、室内动物园、飞行体验中心等创意门店纷纷落户杭州,也许,仅提供游乐设施的室内游乐园迎来了所谓的“寒冬”。


亲子市场真的不再紧俏?应关注复购率和价值链延伸

多家室内儿童乐园接连停业,亲子市场真的不再紧俏了?

天虹购物中心招商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商场有四五家室内儿童乐园。儿童市场产品已近饱和。”


在“小小萌树”亲子餐厅CEO叶伟达看来,儿童市场是未来一大趋势,且将会保持持续增长。“传统的室内儿童乐园被逐渐淘汰,是市场更新换代的结果。如果仅仅定位于游乐设施,很容易被市场厌倦淘汰,因为很多传统的游乐模式已无法满足目前的消费需求。我认为,玩中带学的专业性是当下的热点。”


叶伟达透露,目前杭州的室内儿童乐园正处在一个行业整体升级的阶段,这并不意味着只是硬件升级。“为了避免同质化竞争,更应该考虑顾客的复购率和价值链的延伸。可以考虑以会员制方式运营,增加客户粘性。”

“事实上,经营大型室内儿童乐园,成本很高,盈利时间也带有周期性。”杭州动漫游戏学院院长黄璐认为,虽然商场带来了流量,但场地租金、人工费用、设施维护费用水涨船高也势必会给商家带来不少压力。


“室内儿童乐园的盈利黄金期还是集中在周末,经营者如果没有过硬的资本,很难短时间收回成本。这也是目前大品牌在市场上存活度较高,而创业者、投资者投资的小型室内儿童乐园面临市场洗牌和经营风险的本质原因。”

来源:每日商报

图片: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GTI神州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