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纵览
“入侵”粉丝经济后的潮玩市场
点击率:513 日期:2019年09月25日 编辑:管理员 来源:神州动漫 展会相关图片
图文来源/娱乐独角兽原文作者/翟笑千
生活就像盲盒,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盒子里是什么。在随机性和隐藏款、收藏癖和占有欲等未知收获与多重情境的交织下,“盲盒”成为市场的一大消费甚至社会现象。所谓盲盒,即内含具有观赏性和收藏价值的玩具、潮品的盒子,“随机性”和“系列化”是其能刺激消费者不停撒币的最大魅力。在拆开盒子之前,消费者很难判断这次将获得的产品是哪一款,是否会是自己心仪或缺少的那一款。


时下的“炒盲盒”丝毫不输于“炒鞋”市场的火爆。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此前发文指出,一对来自北京的夫妇,4个月内在盲盒潮玩上话费20万;一位60岁的玩家,一年花费70多万购买盲盒。天猫所发布的“消费趋势十大理想势界观”也曾指出,在天猫搜索“盲盒”关键词的次数比去年增长了50倍。那群小时候为收集三国、水浒、圣斗士、美少女卡片和贴纸,而把零花钱都拿去买干脆面和泡泡糖的孩子长大了,成年后的他们喜好不变,只是顺应时代演变为买扭蛋、拆盲盒,并同热于追逐新鲜有趣和潮流事物的95、00后,共同组成了庞大的盲盒买家军团。如今,撬动起无限市场想象空间的盲盒,在吞噬潮玩和IP衍生品后,也凭借已得到验证的商业运作逻辑,将触手伸向了流量明星和具有千亿市场的粉丝经济。


肖战、刘昊然、哪吒……

盲盒撬动粉丝经济千亿市场


“已经买了四份了,求求大大给我个战战隐藏款吧,求求了。”23岁的小白在某交易平台的评价区卑微呐喊,她所购买的是一套肖战周边产品,渴求的是其中的盲盒公仔。这套周边系肖战个人站“不思议·肖战”所制作和出售,在8月29日至9月15日通贩期内,单价180元的该周边共销售6579份,营收超118万元。

包含肖战在内的明星站子很多,制作并出售偶像周边产品的个站也不少。去年,“镇魂cp”粉丝站“肆月山河”曾在一小时内卖出上万份PB写真书,并获利超百万。不同以往,“不思议”此次出售的周边除了常规的PB、海报、手幅、明星片、徽章和小卡片外,其所包含的盲盒公仔是明星周边生意中少见的玩法。身高7cm、材质类似于泡泡玛特娃娃,共三款肖战人形公仔,其中一款为隐藏款式,一套周边含一个,款式随机,叠加购买不保证公仔款式不同。在喜欢、期待、好奇和不确定性等多种情绪包裹下,为凑齐整套肖战玩偶,像小白这样努力氪金输出的粉丝不在少数。


漫画《非人哉》哪吒盲盒


情怀、时尚or商业,

盲盒背后的

情感维系和社交语境

 

一入盲盒深似海,从此钱包是路人。说到盲盒,就不得不追溯它的源头。最早的“类盲盒”形式是日本的福袋销售,明治末期的日本百货公司每逢新年、圣诞等假期都会销售花样多变的福袋,消费者在购买并打开身贴食品或衣物的福袋后,才能知道里面的具体品类。这种新奇的消费体验一经面世便得到消费者的喜爱,久而久之成为了常用的惯性销售手段延续至今。和福袋类似的还有扭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日本模型市场出现了“扭蛋机”,仅需100日元便可扭出神奇宝贝、海贼王、高达等系列玩偶。延续了福袋和扭蛋的惊喜赶与随机性,日本在之后也生产出了全球销量最高的盲盒产品Sonny Angel。据不完全统计,自2005年以来,算上限量版系列,已经有超600个不同造型的Sonny Angel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