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纵览
表示心痛:口红机抽假口红伤了“碎片化消费”
点击率:231 日期:2019年01月24日 编辑:管理员 来源:神州动漫 展会相关图片


玩过口红机的90后年轻玩家表示,虽然中奖率可以人为控制,但还是有机会中奖,就当玩游戏吧。然而,记者从口红机销售商处获知,目前成都市面上口红机里的口红九成都是假货,就算中奖,拿到的也并不是几百元的正品口红,很可能是假冒产品。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口红“正不正”,一试便知晓。口红机里放假口红,除了侵犯消费者的利益、败坏口红界的名声,可能其最大的危害,便是破坏了消费者对“碎片化消费”的信任。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蓬勃发展,娃娃机、口红机、迷你KTV、幸运盒子等碎片化消费模式迅速兴起。而这类“非接触”消费模式与一般的购物不同,消费往往是先付钱后取货,且消费之前也不知道产品的真假,因此,它们必须建立在消费者的充分信任上。换而言之,如果消费者质疑娃娃的质量、怀疑口红的真假、存疑娃娃机的中奖率,消费与盈利便无从谈起。 


“口红机”是一类网红产品,它的真假优劣直接影响消费者对碎片化消费的信任。今天,我们得知口红机里放的是假口红,那明天,我们会不会担心幸运盒子里藏的都是低档货?今天,我们发现口红机抽中的口红质量差,明天我们会不会担心共享化妆间里用的也是假口红?信任是易碎的奢侈品,且消费者对市场的不信任,会辐射至同类的产品当中。 

可以看到,“口红机”已成为各大商场的“标配”,口红机里的口红有问题 ,牵扯的不是一两个商家的问题,而是一整条产品链的问题。口红机里出现假口红,口红机维护人员知道吗?商场管理者知道吗?质量监管部门的监管又在哪里?假口红又是通过什么渠道进入口红机当中?消费者若想维权,又该通过何种方式进行?又有多少商家以次充好,蒙骗消费者? 


名为高档口红,实为山寨口红,这样的明目张胆的欺诈是在挑战法律的威严。从压低中奖率到投放假口红,缺乏有效监管,少数商家就会不断地突破道德和法律的底线。碎片化消费产品不能因少数商家的肆意妄为而受到影响。如何加强安全监管,减少假冒伪劣,还需要多个部门和单位的一同参与。


延伸阅读:

起底口红机:成都销售商称“90%都是假货

22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报道的《10元能博几百元口红? 你被套路了!》引发网友热议,“没想到中奖率完全被操纵,口红机全是套路。”玩过的90后年轻玩家表示,虽然中奖率可以人为控制,但还是有机会中奖,就当玩游戏吧。


然而,记者继续暗访调查,从口红机销售商处获知,目前成都市面上口红机里的口红九成都是假货,就算中奖,拿到的也并不是几百元的正品口红,很可能是假冒产品。

暗访:

商家称“90%口红是假的”

1月17日,记者以加盟为由联系上成都从事福袋机和口红机销售的王先生(化名),他透露自己目前运营着一台口红机,每天营业额在三四百元。“口红机一般放的品牌口红商场售价在300元左右,据我所知基本90%都是假口红。你也可以全部放正品,那就要把游戏难度调得很高。”


他透露,口红机后台可以设置游戏难度,按游戏10元一次来算,简单难度平均玩10次就能出一支口红,中档难度要玩二三十次,最高难度要玩四五十次,这样即便是放真品,送出去一个口红仍然能赚一两百元。


同时他直言,自己经营的口红机里的口红也是假的,成本在40元左右,还附带免税店代购小票。但记者问及购买途径时,他称确定要购买机器,才能提供口红购买渠道。

求证:

口红真假难辨 专柜拒绝鉴定

事实是否真是如此?记者在某网购平台搜索关键词“口红机”,也有不少商家在售卖这类机器,每台价格从3000元-10000元不等。随机询问几家网店,客服均表示可以自己设置中奖概率。其中一店铺称,可设置最高1次出奖,最低1000次出1次奖。


当问到是否能购买中奖口红时,2家店铺建议直接到专柜购买,另一家则称“A货价格不好弄”,但随后又说只要在该店下单购买机器,就能够介绍销售口红的微商,每支价格从十几元到100元不等。


在成都来福士商场一家经营口红福袋机的游戏厅,店员坚称口红都是正品,并且每台机器每天至少能出2支口红,但并未透露口红购买渠道。


而记者拿着中奖的口红前往商场化妆品专柜询问时,多家专柜工作人员均表示只要不是店内购买的,均不接受鉴定。“万一鉴定错了怎么办,我们负不了责任。”一专柜人员说。


相关新闻网红游戏机“幸运盒子”

一个成本不足10元

除了口红机,记者同时体验了“幸运盒子福袋机”,根据提示,扫码付了30元钱,选择想要的盒子位置,一个盒子便从机身内“哐啷”掉落下来。拆开发现,里面是一个布料化妆袋,2瓶化妆水小样(背面显示为非卖品)以及2元现金红包。

别人都能抽中手机、平板电脑和大牌化妆品,没抽中只是运气不好吗?

真相:奖品成本不足10元

上文提到的王先生,除了经营口红机外,同样运营着3台福袋机,生意最好的一台一天能卖出60个礼盒,其他两台机器每天营业额也在400元左右。


“大型商场的礼盒卖30元1个,我们卖20元。”他透露,盒子里奖品主要有化妆品、毛巾、皮带、袜子、伞、零钱包等生活用品,奖品是在网上批发的,成本大多在8元以内,基本上能够保证一倍的利润。


“不会放手机,手机至少两三千元。一个盒子才挣10元-15元,一天才挣几百块。”他说,也有生意做得好的,会放100元左右的充电宝做礼品,但数量不会太多。


王先生介绍,福袋机是从广州购买的,每台价格接近1万元。运营成本除了盒子、礼品外,还有场地租金和电费,且不同地方价格也不一样。位置较偏僻的场地,租金连同电费每月700元,算下来不到2个月即可回本。生意最好的那台机器每月营业额超过3万,1个月可回本。

律师:若销售伪劣产品涉嫌欺诈

北京安博(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军认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有奖销售必须是真实的,一是奖品本身是存在的,第二是奖品本身不是三无产品和伪劣产品。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特别规定,如果有奖销售涉嫌虚假,或者品质虚假,都应当视为对消费者的欺诈行为,需支付消费者三倍的赔偿,即假一赔三。


而对于机器可以自行调解难易度,如果规则向消费者公布的情况,且也是按照规则进行调整的,那么这种情况是没多大问题的。但是在不告知消费者的情况下,随意调节机器的难易度,那就类似于“作弊”,消费者是可以向工商部门举报和投诉。

文整理: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GTI神州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