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纵览
发源地取经,日本娃娃机业者不泡沫秘诀
点击率:112 日期:2018年06月14日 编辑:管理员 来源:神州动漫 展会相关图片


日本娃娃机创4大全球记录

1

最多

全球最多娃娃机的单店,约350台

2

最大

全球最大娃娃机,达3层楼高(高9米、长13.3米、宽12.1米)

3

最专业

全球首创娃娃机达人检定

4

最普及

全球首创针对儿童举办夹娃娃教学课程


提到娃娃机许多人会直接联想到日本。在日本,娃娃机产业走向高度专业化,游戏中心成为热门旅游景点,业者更推出三级制的“娃娃机达人检定”,对玩家传授空间位置分析、制定作战策略;对从业人员则有系统性的教育训练,以培养知识与技能。

根据日本娱乐产业协会(JAIA)统计,近十二年来,日本光游戏中心内的娃娃机营收,就每年维持在一千七百亿日元(约RMB98.5亿)以上,占全国游戏产业三成、游戏中心六成以上收益。

它的社会意义:不只奖品,还有安慰。

娃娃机的存在,对处于长期低迷的经济环境的日本人来说,有一定的“社会意义”。它不仅提供奖品,玩乐过程也可以让玩家获得安慰,“有没有夹到奖品已经不是重点,而是在一个政经环境相对封闭、对前景悲观的失落时代,娃娃机是能迅速、且随时随地纾解压力的最佳管道。”专研日本经济的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教授李世晖指出。

例如,2010年东日本大地震后的电力短缺,景气低迷让日本国民生活倾向“安、近、短”形态,主要诉求花费低廉、距离近、所需时间短的娱乐。隔年,日本娃娃机营收成长3.8%,成为低价娱乐代表。

它的行销策略:非卖品、地区限定。

为何它会成为低价娱乐代表,而不是其他游戏?

商品独特性是关键。日本人称娃娃机台内的商品为“景品”,是企业限定发行的“非贩售商品”,民众无法透过其他管道购买,机台也没有台湾常见的保证夹取金额标识。虽然容易造成供需资讯不对称,使玩家对商品价值和实质成本有认知落差,但这正好减少夹娃娃失败时的痛感。

在日本所有的游戏中心都有抓手办的娃娃机

而且抓娃娃机器里大部分是手办

2008年开始,业者引进时下最热门的动漫角色、任务,刺激有收藏嗜好的“御宅族”前来消费,之后即使仍处于金融海啸的低迷,娃娃机产值却在10年成长4.5%。日本各地也推出结合农产品的机台,像是广岛县的南瓜机、石川县的番薯机,和淡路岛的洋葱机,成功吸引家庭主妇“入坑”。2016年9月,日商南梦宫(Namco)与模范生点心合作,推出使用松阪牛肉制成的饼干,限量又店家限定,成功制造风潮后,同年底再追加生产并扩大至全国一百六十家店的机台。

日本娃娃机结合各地农产品十分普遍

其中以关西淡路岛的洋葱机最广为人知

近年,娃娃机不限于低价娱乐,甚至与名牌挂钩。今年三月,法国百年精品香奈儿,在东京原宿街头开第一家游戏快闪中心,娃娃机台内堆叠的塑料球内,放的正是最新彩妆。

香奈儿打造复古游戏场

用彩妆结合电玩,继东京、首尔、上海后

最近一站前往新加坡

它虚实整合,手机能远端夹娃娃。

除了商品的创新,日本娃娃机产业也走向垂直整合、虚实整合,并提高品牌效应。

“日本是娃娃机产业中的娃娃机生产基地,很有优势,”李世晖说。日本游戏厂商大多同时经营机台和景品生产,甚至拥有店面通路。业者有规模地做价值链整合,提高竞争门槛,也优化品牌效应。

例如,以音速小子打响名号的日本游戏大厂世嘉(Sega),1965年推出第一台日本国产娃娃机,不仅制作游戏主机、动画、景品,也开发自有游戏中心通路,拥有全日本超过两百家直营门市。

近年,业者开始结合线上线下平台,创造新玩法。世嘉去年十二月开始经营二十四小时营运的“Sega Catcher Online”。玩家从手机或电脑远端操控仓库中的娃娃机,满足玩家不受时间、场地限制,随时随地都能夹的渴望,夹到后,还会将奖品免费送到家。相同玩法,日本线上夹娃娃平台业者如抓乐霸(Toreba),将目标锁定台湾消费者,提供跨国免运费服务,让台湾玩家也能操作位于日本的机台。

我国的娃娃机市场日趋饱和,同质化严重、仿冒品多。但从日本发展经验来看,有心突破的业者,仍大有可为。

(内容整理自《商业周刊》)

转载请注明《GTI神州游乐》!